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坎外人

曾想学陶翁,却难。于是,坎内外交友为上。

 
 
 

日志

 
 

寻访澧州书院遗迹之四(原创)  

2013-08-24 09:41: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访澧州书院遗迹之四(原创)

        于乾松

二、澧州古代书院留给我们的感想与启示

1.敢为人先、勇立潮头是澧州人内在的传统基因

澧地因澧水而得名,澧水那野性率真、执着不屈的性格,同样也造就了喝着澧水、泡着澧水生活、成长的澧州人都有了澧水一样的性格,这或许就是传统基因所致。

本人曾经在澧水的第二大支流渫水河上拉纤数月,亲身感受了澧水那独特的魅力。上世纪70年代初,渫水能够行舟载物的磨市至石门段,仅仅71公里水路穿行于崇山峻岭之中,却有83个滩,我们拉着空船逆流而上,需要4天的时间,而且起早贪黑;而在磨市满载了磷矿石之后顺流而下到达石门,最短费时仅仅4个小时,最长费时也仅仅8个小时左右。其中有“一望三里三,三望过长潭”的悠闲,即人们称之为“跑起风来像相公”的自在与惬意。然而最多的则是像“浑水滩”、“牛炸滩”等滩的凶险,这里用“拉起纤来像虾公”倒是最轻松的,那水波涛汹涌,似倾斜而下,咆哮声在几里外就叫人心惊胆颤,驾船人稍有懈怠,船就会碎尸万段,转瞬即逝;幸运的则被钉在暗礁岩角之上,人们说易涨易落山溪水,待山洪退去,那船则稳稳地立在半山之腰,令人不寒而栗、望而兴叹。

这就是澧水,就是泡着澧州人栖息、生长的澧水。承接了澧水基因的澧州人,也就因此伴随着澧水而练就了聪敏灵活、勇于担当,敢立潮头的勇敢和霸蛮,哪怕在千难万险的暗礁险滩之中穿行,也能勇立潮头、淡若静水、不屈不挠、奋勇争先。或许就因为此,澧水流域最早的书院的诞生,不能不说就是澧州人这种性格与作为的驱使。

当初,性格谑浪、率真鲠直、不事阿夷奉上的李宣古,被杜悰和岐阳公主看中选为澧州刺史府的塾师。后来杜悰刺澧三年任满,奉调召为京兆尹时,特地将两个儿子托付给李群玉、李宣古。那时,李群玉、李宣古只是寒士布衣,而且还遭到某些权贵的闲言冷语。但李群玉、李宣古一方面在执掌书院无可借鉴的情况下,敢为人先,靠自己的实力摸索前行;一方面则“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相信自己能为社会造福,为社会培养出人才。十年后,杜悰的两个儿子于会昌元(841)年“皆以进士登科”,于是文山书院名声大振,也使两位塾师名重朝野。会昌三(843)年,李宣古以但求展示自己的心态,一战高中“卢肇榜进士”,再考又中“宏辞科”。这时,无意官场功名的他,却义无反顾地回到文山书院执教为业。

无独有偶,澧州人那种敢为人先的精神,对书院的情有独钟,也在车渚书院的几次修复中得到了证明。当初,车渚书院在李泌兴建之后,至元大德年间就荒废已久了,州守杨国祯在御史李庭咏的托付下,仅用一年时间就使之焕然一新。御史公非常高兴,乃举酒以庆并谢之曰:“为圣贤植名教,为宇宙培人才,子之功甚茂,而子非食其职者,所为磊落,强人意事可缓,而勇于为。”

在我国的书院史上,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都是最为著名的书院。岳麓书院是在北宋开宝九年(976),由朱洞任潭州(今长沙)太守时创立;白鹿洞书院于宋仁宗皇佑五年(1053)年,由郎中孙深在白鹿洞建房十间,供弟子居住和读书,称之为“白鹿洞之书堂”,不久后改名为“白鹿洞书院”的。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创建于780年的车渚书院和建于830年的文山书院,其创立时间则比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这两所书院都早了100至200多年。它们的诞生,不可否认是时势促成的,但它也是澧州人承接澧水基因,敢为人先、勇立潮头最直接最有力的佐证。

2.崇尚知识、崇尚文化是澧州人特有的优良传统

澧州自古就是中华文明的源头之一,也是荆楚文化、湖湘文化、中原文化的交汇融合之地,因此,澧州人自有自己的文化脉络和特有的优良文化传统,这就是崇尚知识、崇尚文化。随着《三字经》而名扬海内外的晋尚书车胤,应当是澧州人中最为杰出的榜样了,学富五车是他儿时不懈的追求,囊萤照读是他刻苦攻读的缩影,垂范千古是他身后受人敬仰的必然。千百年来,澧州人都一直把车胤作为激励自己的光辉典范,一方面学习他崇尚知识,刻苦攻读,提升自己,改造命运;一方面纪念车胤,不忘为后人创造条件成才报国。晋隆安四(400)年,车胤为国捐躯,仅仅20年之后,澧州人就在他的故乡兴建了萤渚读书台,以祭祀并弘扬车武子刻苦求学的精神。到了晚唐中期,初具规模的“萤渚读书台”顺势扩建为“车渚书院”,而后历元、明、清各代,官府、士民都曾修复,或重修过车渚书院。同时,人们还在州城建立三贤书院、三贤祠以纪念、祭祀他和范仲淹、李群玉这三位澧州人心目中的贤达名士。(插图9)

澧州人崇尚知识、崇尚文化的源头可以说是车胤、李群玉、范仲淹,这其中的车胤和李群玉是作为澧州本土人受到尊崇的;而范仲淹并不是澧州人,却倍受尊崇,这既与他出道之前与澧州的一段渊缘有关,也与他为澧州留下了一份难得的精神财富有关。这正好应了清乾隆年间,任岳常澧守道的浙江进士臧荣青在《澧阳书院序》中说的一段话:“澧阳美冠南州,昔贤所羡,武子、文山之芳躅,文正之余泽流风,观感兴起,代有闻人。都人士家弦户诵,争自濯磨,彬彬乎人文之薮也。”有趣的是车胤、李群玉名响九州之后,曾引来了崇尚知识的苏州吴县人范仲淹,他因“适来武子(车胤)之乡,尝慕文山(李群玉)之学”,少儿时就来澧州“效囊萤于早岁,诵读弥勤”,刻苦攻读,而后迎来了命运的转变,成为我国历史上的一代名相,可以说澧州造就了范仲淹。这一点,我们可以从李如圭的《重修溪东书院记》里的一段话看出,即“今观公幼罹孤苦,寄泊安乡,身虽置于忧患之中,心则运于高明之表。而乃遐想澧浦,留情游息,岂无所见而然哉!意必以澧之多贤,有所取以成德也。”

然而,范仲淹在澧州的“断齑划粥,挥毫泼墨”,却为澧州留下了宝贵的“洗墨池”。这样他的佳话、他的足迹又与车胤、李群玉一道成为了澧州人千百年来心目中最为亮丽的风景,成为引领学子们的标杆、最为推崇的导师。尤其是范仲淹曾经“断齑划粥,挥毫泼墨”的“洗墨池”之地,澧州人为了纪念他、学习他,安乡县兴建了范文正读书台,后又重建了比原来环境更加优美的深柳书院;在澧州本部,人们不仅依他读书时的原样建了“读书屋”,根据他“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名句兴建了“后乐亭”,立了“后乐碑”,还在他身后不久建立了范文正溪东书院。从此,溪东书院随历史的变迁历澧阳书院、澧州官立高等小学堂,到今天的澧县一中,一直都是澧州莘莘学子吮吸范公书墨清香,仿效车公囊萤之风的风水宝地,为中华民族培养了大批的有用人才。(插图10)

澧州人崇尚知识、崇尚文化的风气,到了明、清两代更为活跃,这也可以从书院创办的情况得到证明。这两代,澧州迎来了书院大步发展的兴盛时期,除几所州级书院外,先后创办的书院竟达到了31所,萝洞书院、渔浦书院等等就是这一时代的产物。

如今,书院作为历史的记忆保存在了澧州的史册之中,但值得欣慰的是无论时代风云

如何变幻,澧州人崇尚知识、崇尚文化的优良传统,都已深深地扎根在这片热土,学子们的朗朗书声不绝于耳,久久地响彻在澧州大地,书院的遗风得到了传承与发展。在澧水流域原来书院的旧址上,现在还有80℅以上取而代之的是较过去更大规模、更为先进的公办或者民办的学校。如:桑植县建立于清乾隆二十一 (1756) 年的澧源书院,曾为澧源高等小学堂、红军大学、桑植县一中,现在为澧源中学。建立于明嘉庆年间的大庸(今永定区)城东书院现在是民办的敦谊学校。慈利县的出谷亭书院(九溪书院)建于明代,后为九溪高等小学堂、九溪完全小学,今为慈利县二中。临澧县建于明正德年间,位于合口镇的龙池书院,民国时代为龙池学校,是今天的临澧县二中。如今位于津市的澹津书院,建于清康熙二十一年(1682),民国元年(1912)为“津市大成两等学堂”,民国9年改办为私立“澹津女子学校”,今天为津市一完小。原澧州州本部的澧兰书院、怀德书院等则为现在的澧阳镇二完小、城关中学。石门县建于清乾隆元(1736)年的秀峰书院系砖木结构的清式民间建筑,曾为新式小学堂、石门中学、石门二中,现在是湖南省湘北职业中专学校,其建筑主体尚存,为常德市人民政府公布的第二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