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坎外人

曾想学陶翁,却难。于是,坎内外交友为上。

 
 
 

日志

 
 

【转载】村史(上)  

2013-01-16 09:5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沙河狂客《村史(上)》
 随笔
                             村史(上)
                             ------乡村笔记之三
   村子傍河,村人又几乎全是姓于,想来最早来这里繁衍生息的于家先祖也没有什么文化,所以就给他们日后将要在这里不知要住多久且已经决定住下来的落脚处起了个名字,就叫下堤于,意思简单明了,下了河堤就到了姓于的居住的地方。
   最早在这里开辟一方基业的于家先祖是谁,由于文革时家谱被抄毁,现以无处可考。我后来曾经见到过残缺的半部家谱,关于于氏家族的历史也只是对八世以后有些粗略的了解,因为那家谱在我手里的时间只有半天,还没来得及细看,就被已经知道珍贵的我的一个爷儿们要走了(本来就是从他手里拿的,他怕我不还他,就急急的要回去了。其实这对他真的没什么用,不过就是让他在村里显得有些文化,论起祖先他就多知道些别人不知道的事而已)。所以,对村子和先人的历史我也是一知半解。
   前不久,在市政协编辑出版的《文史资料》上看到有一位叫张富村的先生写的一篇文章,标题是《总兵轶事》,上面写到的“父子总兵”就是于家祖上上溯八世时存在的曾经显赫一时的人物。他说的是实话,这两位让于氏后人骄傲了几百年的历史人物在正史上没有留下任何记载,其原因显而易见,在家族中显赫并不代表在历史上显赫,一个生活在中原乡村、且未在重大的历史事件中起到过倒转天地作用的一介武夫,能会因其被村人的追捧而被作史的文人注意吗?既然于家的骄傲引不起官方的重视,那就在自己家族的历史里为其树碑立传,于是,于氏后人就在后来修撰的家谱里为被他们称为“父子总兵”的于登俊、于洙父子浓浓地记下了一笔。也正是因为我曾经看到过这点文字记载,所以我才敢在这里证明张先生在他的文章里所讲述的一切是真正的“民间传说”,他也许没有见到过任何文字资料,所以就只能把民间传说的东西记录下来,为我的父老乡亲在饭后茶余增添些喷空的闲话而已。
   我在家谱上看到过大意是这样的记载:于登俊,骠骑将军,护农总兵。李自成挥兵南下,派其侄李过率蝎子块等打粮过沙河而至下堤于寨。当时的寨子肯定是一座坚固的土围子,尽管很小,但是寨墙高筑,寨壕水深。若干年后我在村里的水井打水时发现了一块垫脚的石碑,因隐现的字迹引发了我的兴趣,就多打了几桶水把那石碑冲刷干净,后发现那上面居然是被称为老总兵的于登俊为村子题写的扁额,横写行书,尺二四字:于氏佳城。字写得遒劲有力,看得出来他并非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草莽人物,落款是清康熙十六年。当时不知道老总兵是因为什么而在家里,既然是在家里他就不能看着自己的村子受到抢掠。我说这话丝毫没有诋毁李自成的义军的意思,我只是在设想老总兵当时的处境。事实上是李过率兵围寨,因寨门紧闭而暂不得入,正欲强攻,老总兵出现在寨门箭楼要求与李过搭话。说话的过程没有详细记载,只记下了老总兵提出要和李过打赌,条件就是由李过放马飞奔,百步之外老总兵用弹弓射他的马蹄,如射中,李过不得进寨,至于去其他什么地方,老总兵在当是显然是顾不得了。当然,如射不中,他就得大开寨门,寨内的一切包括他自己就得由人家李过发落了。不知道当时李过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而答应了这个他本可以不去理睬的条件;试想,我大兵围了小寨,你于登俊孤身应战说明你身边无兵,即便有兵也绝不可能抵挡得了我一只虎率领的闯王精锐,我就不理你的条件而打下你的寨子又该如何?然而,李过却答应了老总兵提出的条件,放弃了自己的绝对优势去和这个敢于向自己挑战的中原汉子赌命了。是李过过于托大,不相信这地方会有敢于和自己单挑的人物或者这个人物会有那么高的武艺?是对眼前这个人物产生了兴趣,想把他收归自己的帐下听用?还是英雄相惜,想通过这样的交往方式结下一位可以过命的朋友?所有这些设想似乎都不足以给李过为什么要和老总兵赌命的行为作出能让人信服的解释。但是,在下堤于寨的西寨门外,的确发生了老总兵弹射一只虎李过的马蹄的故事。既然是于家的家谱记载,那故事肯定是以老总兵于登俊得胜而告终。如果是李过得胜,于氏后人为长者讳,一般是不会把这不怎么光彩的败绩真实地写入自家的家谱的。故事的结果是李过率兵绕寨而过去了别的什么地方,而老总兵与诸葛亮的空城计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弹射马蹄也取得了成功;也许当时他确是无奈之举,凭他一人之力即便浑身是铁又能打几个钉呢?何况面对的又是素以勇猛著称、令官兵闻风丧胆的一只虎,无奈之下他只能以这看似不能却收到奇效的手段让他的乡亲们躲过一劫,这就足以让他的后人为之骄傲几百年了。
   按家谱记的官诰和官职的称谓,我猜想老总兵很可能是我老家那一带的地方武装的建立和领导者,这在他所处的明朝末年是很普遍的现象,李自成不就是死于湖北的地方武装的刀下吗?我想,老总兵就是把他的地方武装办到了一定的规模,引起了当朝的重视,或者是为了让他和他的地方武装去和以李自成为首的起义军对抗,所以就给了他个记名的空衔,哄着他去和那些杀官造反的义军作对。至于说官诰和官职,估计是认不得真的。事实上即便是哄人的玩意,朝廷老儿也舍不得让被哄者幸福一下,专门在那总兵的前头加上“护农”二字,这就界定了他这个官与其他正途出身的官的区别,或者本身就是对这个在一个地方闯出了点名头,又有一定的影响的土老冒的一种歧视。
   然而,老总兵于登俊之所以被纳入朝廷的视野,就肯定有他自己的过人之处,或者说他拥有的武装力量和地方势力已经被朝廷和义军共同觉得不可忽视,所以就成了双方共同争取的对象。李过之所以采取了那样一种方式对他,我想就与他想替闯王争取一支可用的军事力量、或者是想通过他的努力,至少让这一支武装力量不与之作对的想法有关。当然,朝廷给他那个看似荣耀的官衔大概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传说中的老总兵确是不同凡响,他不但人高马大,还武艺高强。一次不知道因为什么招人怨恨,对方设下“鸿门宴”欲席间杀之。席间,设宴者请来的“陪客”以刀穿肉相敬,说时迟,那时快,当那利刃疾至面门,老总兵却手都未抬,竟用嘴把那“肉”生生接下,随之只听“咯嘣”一声,那刀尖竟被齐齐咬端。敬肉者和其他的人尚未回过神来,只见他虎颈轻摆,那刀尖竟斜刺从口中射出,“啪”地一声钉在了客厅供奉着关公神像的神龛之上。众人吓得目瞪口呆,他却旁若无人大啖其肉,嘴里还连叫“好香,好香!”由此可见,老总兵确是胆识过人,是完全有能力创建和领导一支地方武装的。“文革”初,村里的“红卫兵”曾在总兵后人的家里搜出了老总兵用过的饭碗,是粗瓷大碗,大概能装五六斤粮食。这也证明他从来就不是个养尊处优的官,领导他的地方武装肯定也很忙连吃饭都不能应时,甚至很多时间没有机会添碗所以就特制个大碗,饿时有这一碗就解决了问题,也省得添碗麻烦。那碗被县里作为“文革”的胜利成果收走了。后来我去县文物保管室(那时,县里的文物都在我工作的文化馆里保存)里找过,但是谁都说没有见过。现在想起来,假如不是我发现了老总兵题写的那块匾额,他和他被村人称为少总兵的儿子于洙怕就没有任何实物留在世上了。
   传说老总兵是被朝廷给杀了,被杀的原因是功高震主。说是他因为立了大功而被皇帝召见,金銮殿上皇帝责他见君不跪而当殿杀之,杀了后才发现他原是在阶下跪着。原来是他的个子太高,跪着比别人站着还高出一头。于是皇帝就不得不承认是错杀,并在无奈之下颁旨为其铸一颗金头配葬,这就有了他的女儿“金头银头,不如俺爹的肉头”的泣血哭嚎。因为没有文字记载和实物佐证,对老总兵的死因我不敢妄说,但是金殿杀人之事在明清两朝却是闻所未闻。“王八还有个鳖规矩”呢,不管是哪个皇帝,大概都不会让他的金銮殿上血腥弥漫吧?若说是崇帧所杀,那就不会有康熙十六年所书“于氏佳城”的匾额存在了;若说是康熙所杀,那就更不可能了,因为少总兵于洙可是进士及第,而后又改任武职的。如果他的父亲是被皇帝所杀,背着那么大个政治包袱他还有可能去参加当朝的殿试并名列两榜吗?所以,老总兵的归宿在今天看来仍然是一个无人可解也无人去解的谜。至于传说的老总兵金头下葬,怕被歹人盗墓,所以四门同时出殡,多处同时下葬,意在让人难寻他到底葬在何处,因为至今并未发现哪怕是一处墓地和一块墓碑,所以也只能被认为是传说罢了。
   老总兵于登俊的传说流传到现在,这其中不乏溢美之处。后人总是把先人的好记下并传承,这完全可以理解,中原乡村出个人物不容易,虽然正史不给他一席之地,但如果让他和关于他的传说在民间也就这么消失,总觉得有些可惜,因为我们丢失的东西已经太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