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坎外人

曾想学陶翁,却难。于是,坎内外交友为上。

 
 
 

日志

 
 

【引用】洞庭湖的历史渊源及其沧桑演变(原创)   

2012-01-25 16:31:28|  分类: 湖湘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洞庭湖的历史渊源及其沧桑演变(原创)  - 岳阳楼 - 岳阳楼的快乐天地 

 

 

洞庭湖与荆江的历史渊源及其沧桑演变

                    阿 灿    武 光

摘 要:烟波浩淼的洞庭湖,以其恢弘的气势被历代文人所传颂,有的甚至将其与云梦泽混为一谈。那么,到底洞庭湖是不是云梦泽?它与荆江有何渊源?它的兴衰的原因是什么?一直引起人们的关注。通过云梦泽的衰亡缘由,依据古代地理和史料,判定洞庭湖并非云梦泽,并对洞庭湖的演变进行剖析,揭示洞庭湖与荆江的历史渊源。

关键词:洞庭湖;云梦泽;荆江;历史渊源;演变

在我国广阔富饶的土地上,江河湖泊星罗棋布,如同镶嵌的颗颗明珠,晶莹夺目、璀璨生辉。洞庭湖就是众多湖泊中的佼佼者,以其烟波浩瀚的磅礴气势而名传遐迩。的确,提起洞庭湖,人们自然会想唐代诗人孟浩然、杜甫的诗句:“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尤其范仲淹《岳阳楼记》中“衔远山,吞长江,浩浩荡荡……”的壮丽场景自然浮现眼帘,这是何等的动心骇目!

洞庭湖属于我国第二大淡水湖,现有面积2625平方公里,兴盛时期曾达6000平方公里,堪称八百里洞庭。北与长江唇齿相依,南汇湘、资、沅、澧四水(实际还聚汇松滋、太平、藕池、调弦四口之水),是湖南省内的主要水利资源。那么,它的沧桑演变,及其与荆江的历史渊源,以及洞庭湖是不是云梦泽等问题,均值得我们认真探索和考证。

 

一、洞庭湖是不是云梦泽

 

“云梦”一词最早见于《尚书.禹贡》:“云梦土做乂”,一作“云土梦作乂”。此后《周礼》、《左传》、《水经注》、《汉书.地理志》,以及晋初的杜预《左传注》等古籍多有记载,或合称“云梦”,或称“梦”与“云”,或称“江北为云,江南为梦”,或称“云梦跨南北”。纵说纷纭,莫衷一是。

称云梦为洞庭湖,是晋初杜预的创见,杜预在《春秋释地·土地名·昭公三年》“江南之云梦”条中还说:“南郡华容县东南有巴丘湖,江南之云梦也。”此话虽未言及云梦泽即洞庭湖,但对此已基本坐实,因为他已认定“云梦泽跨江南北”、“巴丘湖”是所谓“江南之云梦”,而正是洞庭湖的所在地。自此,云梦泽横跨长江南北,囊括江汉平原和洞庭平原之说,被历代文人墨客长期沿袭下来,如前所述孟浩然诗句就不难理解了。

历史上云梦泽对洞庭湖的演变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是不可否定的,是不争的事实,但云梦泽就是洞庭湖却大有疑窦。对此,著名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张修桂《云梦泽的演变与下荆江河曲的形成》一文,曾针对杜预等人的言论做出了精辟的论述,提出了不同见解。文中说:

《左传·昭公三年》说的是郑伯到楚国,楚王和他一起“田江南之梦”。可见江南梦应是山野猎区,不是巴丘湖泽,应在楚国郢都(今江陵北)的江南,即今松滋、公安一带,不会远在数百里之外的东洞庭湖区。再者,杜预把位于当时华容县(今江陵东百里处)东南方的巴丘湖作为云梦泽,表面上似乎符合《汉书·地理志》“云梦泽”在华容县南、《水经》“云梦泽”在华容县东的说法。其实不然,《汉书》、《水经》所谓在某县某方位,所指均在这个县境之内。汉魏华容县境在大江之北(笔者注:公元前506年迁于江南容城,建容城国,附属楚国;汉高帝六年,即公元前201年在容城地区分设华容县。);江南的洞庭湖在当时属长沙郡益阳、下隽两县管辖。可见《汉书》、《水经》中的云梦泽,在今江汉平原之内,它不可能就是、也不可能包括洞庭湖。

从地质学角度而言,洞庭湖区是燕国运动中所形成的地堑型盆地。它横跨江南背斜和鄂赣向斜。东北为“华容隆起”,西北为“黔北台凹”、西南为“雪峰隆起”、东部为“幕阜九岭台凹”。湖盆中有“东洞庭凹陷”、“目平湖凹起”、“西洞庭湖凹陷”及“太阳山凹起”。湖盆区乃是燕山运动以来的下陷区,由于内外营力综合作用的结果,在湖区中央,有不同时期形成的一些断续凸起的小孤山,南边有赤山凸起向东北延伸,至明山头、凤山一线终止于华容的天井山。赤山、凤山、天井山这一线,把洞庭湖盆地分为东西两个部分。

秦汉晋时期(公元316年前),洞庭湖在东洞庭北部君山附近,仅方圆260里,其余大部分地区属湘、资、沅、澧河网割切的平原地貌,当时湖高于江,江不犯湖,湖汇于江。洞庭地区,史书上无水患记载。《汉书·地理志》:“湘水,北至下隽(今湖北通城县西北)入江;沅水至益阳(县城东80里)入江;资水、东北至益阳入沅;澧水,东至下隽入江。”可见湘、资、沅、澧四水在洞庭平原交汇,分别注入长江,不见浩渺的洞庭湖水面,呈现的是一幅河网纵横交错的景象。如1所示。

       洞庭湖的历史渊源及其沧桑演变(原创)  - 岳阳楼 - 岳阳楼的快乐天地  

   1 商周秦汉时期洞庭平原水系示意图 (公元前16世纪—公元前220)

东晋初年郭璞注的《山海经》明确指出:“湘、资、沅水,皆共会巴陵头,故名三江口,澧水又去之七八十里而入江。”以道里计,东晋初澧水入江口,应在今岳阳西北的广兴洲一带(荆江门)。说明当时洞庭湖面积不大,四水基本是在洞庭平原上直接流入长江。洞庭之名,就其文献记载,最早见于战国初期,《战国策·魏策·魏武候与诸大夫浮与西河》有载:“三苗之居,左彭蠡之波,右洞庭之水。”屈原在楚辞《九歌·湘夫人》中亦有:“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的句子。再者,从秦汉时期的地图可窥全貌(参见2)。根据史料可以考证,当时的洞庭湖尚属地区性的小湖泊,只有当地人知道,屈原之所以写入《九歌》,是因为他流放在这里。由此表明,洞庭湖并非云梦泽,也不存在云梦泽横跨长江南北,古云梦泽在江汉平原之内,不曾包括洞庭湖。不过,古人用它来称洞庭湖也有一些道理,一是反映了古代洞庭湖汪洋恣肆、浩瀚无涯的大泽景观,二是长江形成之前相当多的地方漫流在一起,曾有“九穴十三口”的说法。

 

                 洞庭湖的历史渊源及其沧桑演变(原创)  - 岳阳楼 - 岳阳楼的快乐天地

                       2  秦汉时期洞庭湖示意图 (公元前221220年)

 

二、洞庭湖与荆江的渊源及其演变

 

荆江,即长江流经古荆州的地段,始见于南宋时期,以古荆州而得名,实际上是人们对于楚国的一种纪念,因为荆为古代楚国的别称,荆、楚通用。荆江上起湖北枝城,下讫湖南岳阳城陵矶,全长400公里,其中藕池口以上为上荆江,以下则称下荆江。荆江在岳阳市境流经华容县、君山区、岳阳楼区,长98公里。

洞庭湖与荆江唇齿相依,颇有渊源,可以说荆江的南侵造就了洞庭湖,亦促进了洞庭湖由小变大,由大变小的兴衰演变。究其原因和内涵,须从各个时期的史料进行分析。

秦汉时期,长江从三峡出南津关至枝江后,江水即成漫流状态,两岸无堤防约束,众派支流分流向东南而泻。其中江水有主泓和夏、涌水分流洪道等进入浩瀚的云梦泽(参见图2)。由于江水所挟带的泥沙俱下,并在云梦泽长期沉积,于是形成以江陵为起点的荆江三角洲(云梦泽西部)。

魏晋时期,长江在枝江县境分而又合的南北江,由于北江(称沱江)扩展为正江主流,沮水下游东折流路被北江水所劫夺,因此江水紧迫江陵城南,直接威胁江陵城的安全。为了以策安全,东晋时(公元317420年)创建荆江北岸金堤,逼流南下。随着荆江在三角洲成扇状的分流水系向东扩散的同时,因受该地区地质变化向南掀斜的影响,迫使大江主泓南移,偏在三角洲的西南边缘,从而使得云梦泽不断萎缩,最后淤废并归宿于江汉平原。

再者,由于江陵西南古油水口上游的公安故城制约,江水再折射向东南流泻,这时便在油水口下游的荆江南岸出现了景口、沦口两股长江分流汇合而成的强盛的沦水,穿越沉降中的“华容隆起”之处,进入洞庭平原,于南山、明山一线以西的今南县负荆潴江成湖。因系长江分流而来的洪水,水中含沙量较为丰富,故称赤沙湖(参见图3)。从此洞庭湖地区,开始有沼泽平原演变为众所周知的洞庭湖。

南宋时期(公元11271279年),长江两岸大堤已经建成(据史料考据江南大堤亦始建于东晋或唐末五代时),但江面束狭,水位壅高,加上云梦泽不复存在,蓄水面积大减。于是,遵循河流演变的自然规律而溃流成河(如公安境内的虎渡河等),成为历史上荆江分流最多的时期,参见3

                   洞庭湖的历史渊源及其沧桑演变(原创)  - 岳阳楼 - 岳阳楼的快乐天地

                          3 南北朝时代洞庭湖示意图 (公元420489年)

明嘉靖、隆庆年间(公元15221572年),长江进入洞庭湖的水量骤增,洪高势猛,与澧、沅二水汇合后,造成西、南洞庭湖一带水位急剧升高,湖滨各县纷纷筑堤防洪。据光绪《华容县志》载:“嘉靖庚申(公元1560年),枝江堤决,水奔黄山鹿湖,水即漫流,洞庭泛滥如海。”洪水泛滥,水患增多,真是“九载七水,西南半壁无炊烟。”特别是沅江县,因受虎渡河“西水南射”的影响,南洞庭平原沉没为南洞庭湖(始于公元1585年)。从此以后,洞庭湖水面进一步扩大。再加上长江北岸一些穴口的堵塞,迫使长江大量水沙向洞庭湖倾吐,使洞庭湖水量增加的同时,水位也不断抬高。明嘉靖十四年(公元1535年),华容河上游之“陈公堤圯,江水奔流,几分江流之四,华容城内行舟。”由于荆江洪水的南侵,洞庭平原迅速演变成烟波浩渺的八百里洞庭。到清道光年间(公元18211850年),洞庭湖处于全盛时期,水面可达6000多平方公里(见图4)。石首县濒湖、沅江、湘阴、岳阳等县城,均矗立湖岸;层山、古楼山、寄山、凤山、明山、君山、扁山、磊石山、赤山等均成为湖中小岛,甚至澧县东15公里处的嘉山,也濒临湖岸。由此说明范仲淹在《岳阳楼记》中的描述也确实是其真实的写照。同时也揭示出:没有云梦泽的淤积消亡,没有荆江洪水的南侵,就不可能有洞庭湖的兴盛,所以说洞庭湖与荆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颇有渊源,参见4

 

    洞庭湖的历史渊源及其沧桑演变(原创)  - 岳阳楼 - 岳阳楼的快乐天地          

         图4 清代中期洞庭湖水系图 (公元17001800年)

公元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是洞庭湖的萎缩时期,主要原因是荆江多处溃口其洪水挟带泥沙向洞庭湖倾吐,再加上围湖造垸等人为因素,致使洞庭湖水面锐减。清咸丰十年(公元1860年),冲开藕池口,形成藕池河;同治九年(公元1870年),长江发生特大洪水,湖北松滋县黄家铺溃口,后虽经修筑但不牢固,至同治十三年(1874年)又一次冲溃。从此溃口未塞,形成淞滋河。再有太平口(虎渡河口)、调弦口,以及湘、资、沅、澧四水,形成“八水乱湖”之势,加之荆江河道狭窄、淤塞、萎缩、弯曲等因素,致使洪水携带大量泥沙倾入洞庭湖,真是“白浪滔天、泥沙滚滚”。据统计,注入洞庭湖的泥沙多年平均量14497万立方米,最大为26630万立方米(1954年),其中83.5%来自长江四口(调弦口已于1958年建闸堵塞),沉积在洞庭湖的泥沙年平均量为10317万立方米,最大为20990万立方米(1954年)。这些泥沙30%沉积在西洞庭湖,70%沉积在东、南洞庭湖,致使洞庭湖水面由全盛时期的6000平方公里,到解放前夕的1949年只有4350平方公里,直至1977212日卫星照片量算,洞庭湖枯水水面仅仅为645平方公里,其缩减统计如1所示。

 

          表1    洞庭湖水面面积缩减统计表

     

年 份

洪水面积(平方公里)

缩减量(平方公里)

调蓄量(亿立方米)

1949

4350

293

1954

3915

435

268

1958

3141

774

210

1977

2740

401

178

1988

2691

49

160

1995

2623

68

138

注:按岳阳水位33.5来计算。

洞庭湖泥沙的淤积是十分严重的,清光绪年间就淤出了一个南县,民国初期又淤出了汉寿、常德、沅江的一部分,后来又淤出了不少地方。自然界的变化不可抗拒,但更为严重的是人为的因素即围挽堤垸,据资料统计从19491979年止围垦面积达3962平方公里,除了建新农场、君山农场、钱粮湖农场、大通湖农场、屈原农场、金盆农场、茶盘洲农村、北洲子农场等十多个农场外,还有西洞庭湖、冲天湖、八官障蓄洪垦殖区、杨林寨、烂泥湖、凤凰湖,以及团洲、黄盖湖等几十个堤垸。

曾经烟波浩淼的洞庭湖从此“一去不返,故迹渺然” ,日渐萎缩。追根溯源,既有自然的危害又有人为的侵害,或许后者更是加速其萎缩的主要原因。凡读过唐宋有关洞庭湖描写诗或读过范仲淹《岳阳楼记》的人,今日来洞庭湖游览后,在赞许洞庭湖区美丽富饶之余,往往会问:“这就是昔日的洞庭湖吗?”的确,洞庭湖在几百年之间,经历陆地沉沦变为水域,继而又复为陆地的沧桑演变。当然,高岸为谷,深谷为陵,水域成陆,水陆互换是自然环境变迁的必然规律,但掺杂人为的因素便是极其可悲的,而且会出现“地不让水水争地”的局面,历年洪水泛滥便可见一斑。据统计,20世纪80年代,每34年一次大水;90年代除1990年和1997年外,其余均有不同程度水灾,以1996年、1998年最为惨重。1996年湖区有226个大小堤垸已溃145个,淹没耕地8.02万平方公里,受灾人口113.8万,直接经济损失355亿元;1998年湖区外溃大小堤垸142个,溃灾面积66.35万亩,涝灾面积200万亩,受灾人口37.87万,尚有81个堤垸的1791公里大堤超过历史水位,其洪水肆虐触目惊心。日月经天、江河行地,让洪水有“一席之地”,才会求得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否则,就会受到大自然的报复与惩罚。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自然界又何尝不是如此!洞庭湖自明代后期以来,特别是清咸丰、同治年间“荆江南岸四口分流”局面形成后,严重淤积洞庭湖,加之解放初期与大跃进以来的围湖造垸,使湖面不断缩小,几乎重蹈云梦泽的覆辙。可喜的是党中央、国务院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1979年断然中止了围湖造田,并毅然改弦易辙,实施“平垸行洪、退田还湖、移民建镇”的重大决策。据统计,洞庭湖区有计划实行平垸行洪、退田还湖的面积为64.8万亩,可增加蓄水量347914立方米。加上长江三峡工程发挥其拦洪、拦沙的调控作用,其自然生态环境将大为改观,与洞庭湖和谐共存将指日可待!

 

 

参考文献:

1]湖南省科学技术咨询中心. 洞庭湖区整治开发规划[Z. 1986.

2]石泉. 古代荆楚地理新探[M. 武汉大学出版社,1998.

3]易光曙. 漫谈荆江[M. 武汉测绘大学出版社,199910.

4]何培金. 洞庭湖近代变迁史话[M. 长沙:岳麓书社,20061.

5]白端生. 江湖地区的沧桑变迁[J.华容县年鉴,1995.

                              

                                 (阿灿乃本人的千金)

 

                洞庭湖的历史渊源及其沧桑演变(原创)  - 岳阳楼 - 岳阳楼的快乐天地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