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坎外人

曾想学陶翁,却难。于是,坎内外交友为上。

 
 
 

日志

 
 

引用 回忆金嗓子周璇(附照片)2  

2010-07-03 11:50:55|  分类: 引转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八秩老翁(oscarg)《回忆金嗓子周璇(附照片)2》

 

引用

八秩老翁(oscarg)回忆金嗓子周璇(附照片)2

 
     海派文化热起来后,周璇其实是个很经典的符号。上海歌剧院在编排独创舞剧《周璇》,作为世博会中给人看的东西。尽管时过境迁,周璇这个一度辉煌的名字,始终刻在上一代人甚至当代人的心里。就像我在之前写过的文章里曾经说过:周璇虽然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五十多年了,她的有关唱片以及影片,依然给现在人留下了一个无法磨灭的印象。

  曾经撼动整整一代人心扉的邓丽君,她虽然从来没有来过大陆,据说她却能说一口很好的上海话,她最崇拜的偶像是周璇,唱的歌也是老上海流行曲的延续。无论时隔多久,好的东西总会被人记起,周璇那传奇般的经历,也值得再提。

  现在我想按照我的个人思路以及有关资料,把她和先后五个男人的感情纠纷以及恋情,慢慢地写出来。底下的这张相片就是周璇和她第一个恋人严华的婚纱留影: 

 

          说起周璇就得从1932年的某一天,12岁的周小红被一名女琴师牵了手,带进上海的赫德路上(现在的常德路)一栋三层楼的房子——那里是上海明月歌舞剧社。

   明月社的那栋房子不大,一楼客堂间用来商量事情,左右各有厢房,用做排练厅,乐器都在那里;二楼是男孩子住,三楼让女孩住,还有两间单独的亭子间,让台柱王人美、黎莉莉住。周小红初进明月,不过是个“小八腊子”,但她比任何人都刻苦。

   严华是明月社里头的大哥哥,他从小生长在北平,能说一口好听的国语。他穿了西服朝那儿一站,魁梧而白净,眼眸含笑,有一股高贵气度。那时他唱过一首歌,叫《桃花江》,人们称呼他为“桃花太子”。你看见他,听见他唱,会自然地以为,圆满情歌里的男主角就该是他这个样子。大歌星姚莉在很多年以后回忆到他,说他有“桃花相”,外形上与周璇并不般配。

   周小红最开始,唤他作“严先生”,他比她大了将近10岁,他教她识谱、弹琴,还教她说普通话,每次他们一见面,小红一句:“侬——”他立刻撅起嘴巴,竖起手指靠在唇边,小红立刻捂住嘴巴:“呀——我又忘记了呶,你说过跟你说话一定要讲国语的……”

   当年上海响应全国的抗日热潮,明月社排演抗日歌舞剧《野玫瑰》,最后一场戏的压台表演,让小红上台领唱《民族之光》。上台之前,严华双手合起来握了一握她的手,她跑上场,知道他一直站在舞台侧面注视着自己,唱到最后一句是:“……团结起来抗日救亡,要与敌人周旋于沙场之上。”唱完以后,台下一片沸腾,演员们前后谢幕了3回。从此,她改名为周璇。严华喊她小璇子,她喊他严华哥哥。

   上世纪30年代上海电影业兴起,明月里头的台柱都被挖去演电影了,剧社经营不下去,只好解散。社友们收拾行李的那两天,周璇愁眉不展,她想着自己要回到那种动荡破陋的生活里去,甚至还有可能要被养父卖掉,眼泪又扑落扑落地掉了下来。严华怜悯她,他学过经商,要谋口饭吃不难,可她以后怎么办呢?他想都没想就对她说:我不会不管你的。

   严华为了周璇,专门成立了新月与新华歌剧社,趁热打铁,帮周璇在歌唱事业上加了把力。1936年的时候,周璇已经红遍上海,人们形容她的声音“如金笛鸣沁入人心”。严华时常陪伴她,出入衡山路上的百代“小红楼”,当时能去那里录制唱片的,只有最红的歌星。



 

   

    

   周璇与养母搬到愚园路以后,有一阵子因为忙着拍电影,与严华有好多天没见。某天,他突然去向她道别,说要去南洋巡演,这一去,将是一年。她当时听了没多说什么,只关照他,后天中午来家里吃饭。

   那天他是录完音乐以后才赶过去的,特地跑到老大房去买的白脱蛋糕,还有一瓶绍兴花雕。吃饭前,从来不喝酒的她,破例给自己倒了酒。平日里“严华哥哥长,严华哥哥短”,可那天,她沉默寡言。临别的时候,她给他一本日记本,关照他,一定要上船以后才可以看。严华真的待到登上去南洋的轮船,才打开她给的日记本,看完后,他面朝大海,在船上给她写起了长长的信。

   1938年7月10日,从南洋回来的严华和周璇在北平的西长安街春园饭店举行婚礼。新婚后的小两口时常在大街小巷逛游,周璇总是穿着棉布旗袍,因为当时丝绸要比棉布比较贵一点,布的便宜。而严华爱穿浅色的西服和衬衫,本身长得高大,皮肤又白。穿了布旗袍的周璇走在他身旁,只到肩膀,仿佛是被家长领着。

   周璇和严华结婚后,夫妻二人的月薪,包括严华作曲收入在内,为450块大洋,但周璇每年要拍好多部电影,每部电影的报酬在2000多元。所以,有人认为周璇与严华之间不和最根本的原因,是收入以及事业的悬殊。

  身在香港的严华的妹妹严斐女士,在90多岁高龄的时候被问起这个事情,非常肯定地说:“周璇不是那样的人,她是个好嫂子。”周璇恐怕并没有嫌弃过对自己有恩的丈夫。但是,她事业的蒸蒸日上,未必不让他的内心发生变化,原本,他希望一切自己能替她做主。

  周璇进入国华影业公司以后,认国华的老板柳中浩做了过房爷(也就是现在人说的干爹)。这个柳中浩一直被严华反感,他认为柳老板只是利用周璇。有一回拍一部戏,柳中浩逼着剧组抢进度,要他们10天之内把戏拍完,竟然让人把摄影棚锁起来,所有工作人员被关在里面拍戏,谁也不许出来。严华心疼妻子,怕她身体吃不消,跑到电影公司找柳中浩谈判,谈着谈着严华越来越激动,跟柳中浩拍桌子,大吵了一场,甚至都翻了脸。这件事情原本是严华为周璇着想,没有想到,竟然起到了反作用,周璇认为严华在看管自己,而且让自己在过房爷那里失面子了。

  他们结婚后不久孕育的小生命,也因为周璇辛苦加班导致流产。这件事是他们新婚以来第一道巨大的裂痕,严华从此对她的工作就更有成见。

  平时严华喜欢在霞飞路上跟周璇手牵手逛马路,一高一低,一黑一白,非常好认。周璇平日生活里不化妆,长得并不起眼,皮肤蜡黄,黑黑瘦瘦,还总是穿深色的布旗袍。那个时候绸缎和棉料比较贵一点,布的便宜。而严华爱穿浅色的西服和衬衫,本身长得高大,皮肤又白。穿了布旗袍的周璇走在他身旁,只到肩膀,仿佛是被家长领着一样。


 

  

        那段时间周璇经常拍戏到深夜,搭戏的男演员出于好心,经常送她回家。著名演员赵丹、韩非、舒适,都曾送过她。男女演员经常在一起演爱情戏,很容易被外界以为“日久生情”,那些风流倜傥的男演员在严华眼里统统是潜在的威胁。最让他生气的是每次夜里她回来,都让男演员送到家门口,嫉妒心令他焦躁不安,他经常晚上站在阳台上等她,一动不动盯着沿街马路,站个把钟头也不进屋。

  有一天夜里,夜深人静,严华又困乏地等着妻子回来,却听见楼下传来她跟一个男人有说有笑的声音。他听出来又是那个韩非送她回家!小报上炒作他们的暧昧关系,她一点不知道避讳——严华妒火中烧,冲下楼去。周璇站在房门口还咯咯笑着跟韩非说第二天台词的事情。严华深猛地拉开大门,面色铁青。

  韩非是个喜剧明星,个性十分活泼,一看严华亲自开门,便笑嘻嘻打照面,严华不听他讲,悻然一句话呛住他:请你以后不要“再送周璇了!”韩非一听很是尴尬,赶紧扭头走人。

  周璇气愤地跑上楼,故意将楼梯踩得“咚咚”直响,她觉得他太过分了。他们在房间里吵了起来,她坚持要他去跟韩非道歉;他原本已经恼羞成怒,这一下更发狂了,指了她的鼻子吼放屁!。

  他们你一句我一句你死我活的声音整条弄堂都能听见。不知道在她哪一句话以后,他抄起花瓶朝她砸了过去……

  后来据说也有一种说法,说那个夜晚,严华当了韩非的面,就对周璇撩起来一记耳光。
    他一旦在她眼里变成了魔鬼,就再也无法变回原形,尽管当他凶面獠牙的时候,可能比她更痛苦。

  他们之间从邻居街坊皆知的吵闹,一直演变到公开攻击对方,覆水难收。1941年,周璇离家出走,严华在报纸上登出警告启事,还说她拿走了家里的存折,周璇则登报回击:“璇非婢妾,何能堪此侮辱?”两人9年的情分被全盘否定。

  而这一对冤家的矛盾还没有那么简单,确实他们婚姻之外有一些人在煽风点火,挑唆他们闹翻。其实严华当时舍不得离婚,但有外界压力胁迫他。据说他曾被流氓用枪指着脑袋威胁:“不离婚小心侬的骷郎头(脑袋)!”还有人三天两头用石头砸他家的窗户,逼他快离婚。

  他们签署离婚协议的那一日,淡漠到没有碰面,他在浦东大厦一个写字楼里签字,她在枕流公寓里头签字。

  过了些年严华再婚,他却从来没有忘记周璇。年事已高的时候,经常有记者来访,向他打听以前百代时期的事情,一有人来,老先生就高兴,因为他又可以跟人聊周璇了,一聊周璇就来了精神,话头刹不住。太太每回听得不耐烦,在一旁数落他:“人家人都死了,还一日到晚周璇,周璇的。”

  直到严华去世前躺在病床上,依然对妹妹严斐说:“如果我不跟她吵闹,不跟她离婚,小璇子后来就不会那么苦了。”(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