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坎外人

曾想学陶翁,却难。于是,坎内外交友为上。

 
 
 

日志

 
 

引用 (原创)十一、竟不知我逃回家  

2010-04-21 12:02:10|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江南游侠(原创)十一、竟不知我逃回家

      (原创)十一、竟不知我逃回家 - 江南游侠 - 十五岁知青下乡后的那些事儿南通农场

      我们三人每人背着一只小包就匆匆上了路。我们沿着机耕路,就是比较宽能开拖拉机的土路,向张芝山镇进发。心里想着回家,脚步也变得轻了起来,鞋底向装了弹簧一样。二十多里路程,我们一气呵成。这赶路的劲头,除了归心如箭外,实际上是前段时间天天跑20多公里挑大坝锻炼出来的。到了张芝山镇上,正巧搭上了开往南通的汽车,到了南通城我们又赶紧搭公共汽车跑到了南通港,赶上了晚上5点钟开往上海的轮船。

      南通港慢慢离开了我们,船在长江中颠簸。我们的心情也和万里长江一样,不能平静。昨天我还专门写了封信给双亲,还表示将在兵团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那个年代都谈革命,因为不革命,就是反革命啊!所以过年也要革命化;还有一个意思,革命化就是过勤俭节约之年。勤俭节约就是要少吃少喝,实际上那时也只能少吃少喝。当时物质少的时候,要提倡节约,也只能够提倡节约。现在物质充分涌流,就提倡消费,消费称为拉动经济的马车,怕消费不了制约生产,影响就业。可已经登上了返乡的轮船。爸爸妈妈又会对我怎么样呢?回家后再回到兵团,领导又会对我怎么样呢?……我不敢往下想,靠在船舷旁,迷迷糊糊打起了顿。

       那时候的轮船,还烧锅炉,是火轮,慢悠悠地在长江上踱着步。下半夜了,船终于驶进了黄浦江。呜!呜!呜!轮船的长笛声把我惊醒。我第一次见到了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当时我是不会先知先觉的,后来我居然会与这座城市结下了不解之缘。1977年我从农场就是先前的兵团,回来后就一直在上海铁路局工作,直到1999年6月调回到苏州。但调回的当年即2009年的12月,我又为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名城保护著名专家阮仪三教授策划并组织编辑《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等系列画册,而且2002年我就被他们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聘为特约研究员,并担任中心的编辑室主任至今,实际上从农场回城后的30年来,我一直在上海工作。孔子说:五十知天命,我到现在深刻知道,我与上海的密切关系也是命中注定的。

       船从长江走到黄浦江,然后向着外滩十六铺靠拢。哇!和平饭店、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大厦,高楼再高楼,我看呆了。外滩,多么气势宏伟的建筑群啊!令人向往。当时我想:外滩是外国人造的外滩,却一直被世人看着上海的标志。我们是不是感到羞愧?为什么中国人不能够超越它呢?为什么没有中国人自己造的上海的标志呢?到了改革开放后今天我可以自豪地说,陆家嘴、浦东机场……还有许许多多,从建筑建设的角度都已经超越了外滩建筑群,早已有了中国人自己造的新上海的标志了。当然我跟着阮先生搞了这么多年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宣传,从另一角度来看,从世界建筑史的层面来看,外滩建筑群也是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是另一种要保护和爱护的上海外滩老建筑的说法了,也还是上海的标志,不过是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缩影罢了。

       我们从十六铺码头人挤人地挤了下来,三人又坐上了到北站的有像火车一样铁轨的有轨电车。苏州没有,我们非常好奇。那有轨电车的车子很古旧,但非常有观赏性。如果保留到今天就是最佳旅游一景了。可惜后来有轨电车都拆了,没有了。这次我到俄罗斯的莫斯科、圣彼得堡,以及北欧芬兰的赫尔辛基、瑞典的斯德哥尔摩等城市,2000年我在香港看到(港人叫当当当,以声代名),以及在德国、法国等国家我都看到了有轨电车,就是在我国的大连我2002年去时还看到了保存的一部分有轨电车。我还专门坐了一次,是到老虎滩去看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旅顺口监狱时。除了古朴之外,最主要它们因为用电,在城市跑没有污染,很环保,因此非常有使用价值。遗憾的是现在上海早已没有了,听说北京前门恢复了一段,上海世博会会恢复一段吗?应该有一段上海的有轨电车,无论是作为历史的记忆,还是环保。

       已经是下半夜了,上海马路上还是灯火通明,真是个不夜城。有轨电车经过南京路,在永安大厦边拐了弯,沿着浙江路北行向着北站开去。沿途都是高楼大厦,我长这么大还第一次看到,心情无比激动。那次赶得匆忙,遗憾的是没有来得及看那上海、也是当时全国最高的上海国际饭店。那时,我们听说那楼有24层,站在大厦楼下看楼顶,抬头时帽子都会掉下来,也还看不到顶,你看有多高?到了今天我也马上要搬进28楼居住了(顶楼是32层),中国的发展和变化,实在太大了。当时我是没有能够想象的,真是应该感谢伟大的邓小平,感谢伟大的改革开放!

       到了北站搭上了去苏州的火车,回到了离别两月余的故乡。心情更加激动。那些乡亲在平门桥上挥手流泪的场景就在眼前。艰难的岁月,虽然只有短短两个月,可恍如已度数年。我急切地恨不得一步就能跨进自己的家门。可是,当我跑到家门口时,我又不敢敲响那熟悉的家门。果然,敲开大门,父亲那大嗓门就在喊着:谁同意你回来的,马上回去!!!我惊呆了。我从小就怕父亲。记得小时候我与其他孩子争斗,只要被我父亲见到,挨打的必定是我。到了第二天一早,父亲就严厉地批评了我,要我马上回兵团,并要向领导主动承认错误,争取宽大处理。

       天哪!一个16岁的少年,想家是非常正常的事,又有四天休假,虽然是自己回来的,没有向领导汇报。可回来了多住几天又何妨。严父出孝子,从此我铭刻在心,再也不敢轻举妄动,组织纪律性特强。可现在二十五六岁的青年还不谈恋爱,呆在家里,父母亲还把他们当着小孩子那样疼爱。在孩子教育的问题上,今天与往日大相径庭了。 

       隔了一天,年初一我祖母含着泪把我送上了汽车。我怀着惊恐的心情回到了连里,又跑进了那硕大的大草棚,睡在了大草“床”上。我四面环视,空无一人。一切如旧,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胖连长和沈排长也都回南京探亲了。我向谁去认错呢?等到沈排长回来时,我主动向她承认了当逃兵的错误,她对我看了半天没说出话!竟不知我逃回家。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