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坎外人

曾想学陶翁,却难。于是,坎内外交友为上。

 
 
 

日志

 
 

引用 (原创)十、我也当了逃兵  

2010-04-21 12:00:46|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江南游侠(原创)十、我也当了逃兵

      (原创)十、我也当了逃兵 - 江南游侠 - 十五岁知青下乡后的那些事儿兵团最好的房子 

       晚上在昏暗的煤油灯下,什么也不能干。大家就躺在“床”上吹吹牛,自得其乐。我们经常吹的是苏州观前街。“跨过醋坊桥,坐北朝南的第一家是老虎灶;跨过井巷,第一家是“五香炼白糖(一种麦芽糖做成的白糖,我们小时候经常吃,就是在文革后还有换破烂专门可换来吃,现在有些旅游古镇把这种糖作为传统产品开发,游客争相品尝)”,隔壁是老字号陆稿荐熟肉店(这个店的酱肉等的制作技艺,现在都成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回苏州后,我组织编写了《苏州观前》、《中国苏州菜》等图书中都记载了陆稿荐和她的名品)……我们一家一家地排着数过去,如数家珍。不时有同学还插着说,哪家哪家的有哪些好吃的。我们一个个听得津津有味,连口水都往肚子里咽了几回。没有吃,想吃哪!

       我们学校苏州市九初中在旧学前,就在观前街后面,同学们也都住在观前街周边。三天两头我们都会到观前街,到玄妙观去转转。苏州的街名非常有意思,在旧的学府前的街,就叫旧学前;在江南道教名观玄妙观前的街,就叫观前街。我家住在旧学前东头的温家岸,那是一条非常有江南特色的河道并行的小巷。小巷里名人还真不少。有鸳鸯蝴蝶派小说作家范烟桥。他的旧居即邻雅旧宅,旧宅为清代早期顾予咸“雅园”的一角。范老的孙女是我从小学一直到初中的同班同学范园园。小学时候我们一直在她家集中做回家作业,因为她家特大。记得范家有门厅,有假山亭子、厅堂池鱼,就是一座微缩的苏州古典园林。苏州在解放初有园林100多座,现在越来越少了,正式开放的也就十几个。今天为了写好这篇文章,我查了有关范烟桥老先生的资料,刚刚才知道,原来范老是小说、诗词、散文、电影、考古等都精的文化大家,刚解放就任苏州市文联副主席,后来当了首任苏州市文化局长、江苏省文联副主席等职,还和毛主席在怀仁堂合过影……但是,我同学这样一位名门之后的范园园,原来她家爷爷的光荣历史我从未听她夸过,敬佩哪!而到了文革中,她爷爷被批判,我们倒是知道她爷爷是鸳鸯蝴蝶派头头,也是因为她是鸳鸯蝴蝶派的子孙,她当时也就16岁,单身一人赴苏北比我们更加艰苦的农村插队,好处没有捞到,却遭到如此待遇。如果到了今天一个文化局长可能能够呼风唤雨,子女哪里还会受苦?!温家岸这条小巷里还有江苏省曲艺团团长蓸小君、苏州市评弹团团长曹汉昌等,还有他们的旧居。我家的小巷温家岸是一条文化名人之巷。温家岸、旧学前、玄妙观、观前街紧紧连在一起,我们就是在这样一个苏州文化、经济中心度过了儿童和少年时代。观前街我们怎么能不熟呢?所以回到苏州我策划编写的第一套书其中就有《苏州观前》。

       是啊民以食为天!想吃哪!谈到苏州观前街的名小吃,我们越谈越起劲。记得我三年级的时候,暑假中和六年级的同学顾小春一起考上了苏州市少年之家美术班学美术,每星期三都要去;每每走过观前街老字号黄天源糕团店,我们都会去买现做的夏季时令小吃炒肉馅团子。记得店里的师傅看到我们,都会把团子的皮子做成小碗那么大,然后满满盛入用浙江上好的扁尖、黄花菜、木耳和新鲜瘦猪肉做成的炒肉馅,上面还放几颗新鲜的虾仁。哇!那好吃的滋味,就是今天物质那么丰富、那么多彩,我仍然还想着吃呢!我那同学顾小春是黄天源糕团店公私合营前原老板顾念椿的公子,过去老板对伙计好,伙计对老板的儿子和儿子的同学当然也会特别优待的么!我们越谈吃的,就越觉得想吃。每天躺在“床”上全是谈苏州,全是谈吃。  一天,谈着谈着不知哪位同学在哭了。接着芦席隔壁的女生也在哭了。是想家了!?就此以后大家再也不谈苏州了。

       到生产建设兵团的第一个春节就要到了。胖连长开大会对我们说,过春节连里要杀猪,每人半斤猪肉。我们心里一个个都痒痒的,馋虫都快从嘴巴里爬出来了!我们盼望着春节的到来。春节快到了,比我们早到农场的老知青都有探亲假,陆续都回家乡了。我们这批同学和苏州铁中等学校的刚来,而探亲假需要到在兵团满一年才能有。我们只能享受春节的三天假期,加上星期天共四天。老知青一走,南通城里下放在我们连里的老职工也陆续回家了。平时熙熙攘攘热闹的连里食堂,一下子冷清了。越冷清,我们越是想家。

       农历年二十七,我们已经不上班了。年二十八晚上,我们同学中胆子大的,一大批都偷偷地溜回苏州了。年二十九上午,天天来草棚中看我们的沈排长也没有来。下午,苏州市城东中学的小曹、小吴都来问我。走不走?!他们说年三十和年初一、初二、初三都是放假,没人管,回去也没人知道,我们赶着年初四一早回来,保证不会有问题。我的心被什么东西揪着似的,忐忑不安。回去吧!领导知道了会怎么呢?不回去吧!还是16岁的孩子么,实在太想家了。我的心里矛盾重重。看看周边的草“床”上空空如也。最胆小的小曹、小吴跑了,我一个人怎么办呢?我也当了逃兵。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