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坎外人

曾想学陶翁,却难。于是,坎内外交友为上。

 
 
 

日志

 
 

引用 《知青岁月》之六:孽情  

2010-04-19 07:57:51|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燕津《知青岁月》之六:孽情

 

               《知青岁月》之六:孽情 

 (这是发生在我插队年代插队地区的一件真人真事,由于可以理解的原因,隐去人物的真名和具体的地名,用Z来表示其人,用G来表示其村吧)

 Z是和我一样,是从天津来的知识青年,和几个同学被分配在G大队的一个村子里。我们都是一起下乡、来自同一学校、非常熟识的好朋友,我们几个大队的知青经常相聚,关系亲密无间。

 下乡的第二年,Z出事了。

 各村在未给知青盖新房之前,知青都暂时住在老乡家,我们如此,G大队也一样。Z和几个同学住在了一家农户里。

不知什么时候,Z和他们的房东大嫂好上了。

事情的败露源于一次偶然:县里知青办来人检查各村给知青盖房的情况,村里的干部领着县里的人来到知青的新房前。房子基本盖好,还差细致的收拾。

新房子门没上锁,一群人想推门进去看看,却发现里面插着门闩。队长边喊边推门,半天,门才开,里边是有些尴尬有些慌乱的两个人。 

 愣了一下,县里的人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只是对房子评评点点,然后就走了。

 事情终究败露了,当然,很快就传遍了村内村外。

 说句实在话,这类的事情各村都有一些,有的还很严重,我们下乡后,曾听到了许多。尽管故事的主人公都认识,但讲的人和听的人像对待笑话儿一样,不很在意也不以为然。

 村干部事后说,如果是俩社员,大家一哈哈,就过去了;如果是俩知青,也可装睁眼闭眼地含糊过去。这件事就不然了,因为牵扯到知青和社员的关系,几方面的神经都很敏感:往政治上一靠,从知青角度整,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不力,从社员角度整,是拉拢腐蚀革命青年;再上纲上线严重些,是对毛主席发动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进行干扰破坏。

 晚上,村里开了批判会。

没想到,批判会上出现了这样的一幕:Z的房东大嫂,自己挨批时,批得多严重,也一言不发,当批判Z的时候,她竟红着眼睛扯着脖子叫唤:“都怨我!都是我勾引他的,要整就整我吧,没他的责任!”

结局是可想而知的,这位房东大嫂的党员身份和妇女队长职务都受到了影响;Z的问题反映到了县知青办,据后来所知,没有受到处分和大的影响。

说心里话,这个故事听到这儿的时候,我们对这位大嫂立刻有了肃然起敬的感觉。

 我不想了解两个人关系的来龙去脉,也无言表示对这件事的评价,但这位大嫂在关键时候,能挺身出来,大庭广众之下,保护自己喜欢的人,这并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对Z的房东大嫂,我真地很感动。

 我知道,Z和他的房东大嫂都有过错,但我恨不起他们的“罪恶行径”,这是心里话。

特殊的年代,特定的环境,扭曲的心理,压抑的生理。 

当事者是有责任,但能全怪他们吗?

情孽。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